润霄

《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
分享 晁晰朝夕看潮汐 的歌曲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126478(更多好声音,尽在5sing原创音乐)。
其实是中岛美嘉一次的演唱会版本,
不知道为什么标签是翻唱。
是最感动我的一款,
在无数次深夜,
拯救我的灵魂。

记个想写的梗-2

占tag致歉

瓶邪现代AU
三十多岁干翻汪家黑道大佬·非知名处男·邪
一百多岁长发刚失忆要被(四阿公)拐的阿坤


其他人物基本不变
可能会有黑苏
想想老吴第一次见狗蛋那张二十多岁的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笑着叫他:“小孩”
然后阿坤愣了下乖乖点了点头,后来熟了还让老吴摸他头


嘻嘻嘻嘻嘻嘻可爱

我靠???
不是哪位闲的没事举报我?
我挡你路了?
老子现在本来就二次三次一堆事烦的很,
发个老福特还碍着你了???
祝你绿帽头上戴,锅从天上来。
全家原地360度螺旋爆炸。
睡觉做噩梦,半夜鬼敲门。
自己做的那点b事早晚会有报应的。
嘻嘻。

又被...
我还没干什么呢……
真滴闹心...
算了请各位想要了解的大大自行去微博(p2)了解吧……
吃口肉真难...
占tag致歉

以及怎么感觉是有人举报我???
不了吧不喜欢的可以不看啊……
可怜邻居家小孩在线等肉...


最后发一次了……
剩下的听天由命吧……

想看产卵器的梗...
有大佬写吗?

随笔


我以前痴迷于玛丽苏小说中的冷漠强势腹黑毒舌类型的男主,现在想来,我可能不是像女主女配,或者其他人一样,迷恋于他们,我只是向往他们罢了,我向往着那种能够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爱恨,做自己想做的事,却仍旧被人喜爱的人,我是个很懦弱的人,不敢表达自己的恨,也不敢表达自己的爱,不擅长拒绝别人,将别人的位置提到比自己高,战战兢兢,手足无措。
很累。
现在的我依然没有摆脱这种苦恼。
但是现在我更向往那种温柔而坚定,执著而冷静的人,我向往那种有底气温柔以待世人,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温柔的人,我不想伤害他人,但我想保护自己。
而且,能够温柔对待他人的人,真好啊。


自勉。



———润霄



不是...我才反应过来...
这个是谁啊?
坎肩吗???






好了不必多说了我吃坎邪。

日常

最近翻到以前写的东西画的东西...
噗。
原来我初中还有个笔名叫...
噗,叫:字孟云跌,
啊不对,叫:
紫梦云蝶。
......
要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肚子疼。

无题

*不知道应该弄什么tag,所以就算了吧。



嗯…就怎么说呢,一篇文章,无论多么好,无论是恐怖悬疑,玄幻修真,都市职场,架空世界,历史正剧...无论它是以上哪一方面的“好”,一旦它的主角喜欢一个同性的时候,它头顶上的标签就只是、也只能是“耽美”或“百合”这一种了。

感觉...相当“排他”呢。

我见过很多文章...明明写得十分百分的好,比其他同类型的小说好很多,但却、不能说是鲜为人知,却确实是总令人感觉...难登大雅之堂,仅仅因为主人公喜欢上了同性别的人...

凭什么呢?

我们还在为了某个电影里的一个配角是同性恋者,某个明星接受采访时直言“同性恋者和我们一样没有什么不同”,某本知名小说中一个配角是同性恋者,我们为了这样的事情感到高兴。

可是,当以上的所有“同性恋”被替换成“异性恋”的时候,我们发现:

这是多么、稀松平常而不值一提的事情啊。

我追逐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宣扬同性恋的优点”,什么“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繁衍后代”,这种畸形的观念。

我只是想告诉世人,“爱”是多么、多么美好的一个字眼啊,它不应该被歧视。

我追逐的,是平等,如同当年马丁路德金的演讲:"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我希望总有一天,“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I have a dream today.





(实际上是看一篇文...说因为一个小说作者写的主角和一个同性接吻了所以这篇小说要从“历史正剧”的标签挪到“耽美文学”的标签下...也许这么说很矫情吧,但那一瞬间,我确实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平。)

闲的没事的瞎想

嗯,希望官方出个“与世长辞”功能,一个角色只能用一次,用一次,就代表这个号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被登陆了,你可以自己找喜欢的地方,自己立个墓碑,给好友们分别写遗书,也可以群发,还可以发到世界上门派里。
可以给有好感度的npc写遗书,和飞鹰不同,npc会对你的死作出回应,根据好感度的不同,不同npc会对你的死作出不同反应,
比如王怜花终于离开了点香阁,把你以前零零碎碎送他的东西全放在你墓前,如果有人试图偷,就会被王怜花打死,
比如方思明在每年你的祭日在你墓前放壶酒,站十分钟,如果有人与他搭话,就会看到他说:“......哼,愚蠢。”,
比如点香阁中的舞女和老鸨会在你的祭日那天不经意的私语:“听说蔡居诚每年今天都会为他以前一个嫖客哭!是不是被欠了钱?”“瞎说什么!那位客人可是不知道给居诚送了多少礼物!不过啊,听说这位客人已经...”然后这时候蔡居诚会出现摔花瓶:“瞎说什么!谁哭了!给我滚!”
比如华真真会对着来濯剑的华山弟子们流泪:“今日是我一位好友的祭日,可我却不能不顾师门任务,你能替我给ta带壶酒吗?”
比如胡铁花会在你的墓前畅饮给你带来的好酒,笑到:“这酒不愧是老胡我花十两银子买的酒!痛快!可不能放你这给浪费了!”走前拍了拍你的墓碑:“好兄弟!下次遇到好酒一定再来和你痛饮!”
比如楚留香会时不时在你墓前放下些有趣之物,有时会看到他在你墓前沉思:“我一直在想,当初将小友带进江湖是不是错误的?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况以小友的身世...”倏尔一笑“罢了罢了,若是小友,想必定是觉得我忧思过重了。”
然后你最后登陆这个角色的机会是头七,登陆时间为半个小时,期间你可以看到所有的场景,角色,npc,但是所有人都无法看到你,时间到了,自动下线,这个角色从此再也无法被登陆。
你可以再登陆另一个角色,但那又是另一个你,另一个江湖。